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检察院

【微观察】宜昌:两年查办涉农职务犯罪147人,需高度重视

时间:2015-01-15 来源: 访问量:

 

【微观察】宜昌:两年查办涉农职务犯罪147人,需高度重

 

本文作者:章雪松、马玉容(宜昌市人民检察院)、吴毓萍(枝江市人民检察院)。

2012年以来,随着我市新农村建设和新型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各类项目资金和惠农补贴大幅增长,我市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和农民生活水平得到提高。但与此同时,我市检察机关受理涉农职务犯罪线索举报也开始明显上升,尤其近两年相关案件的查处呈现15%以上增幅,直接危害群众利益,污染社会风气,对党和政府的形象造成严重损害,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一、查办案件总体情况

2012年1月至2013年12月,全市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各类涉农职务犯罪案件118件147人,提起公诉140人。人民法院判决有罪130人,占已审结案件的94%。通过办案为国家和集体挽回经济损失1319.56万元。

1、依法惩治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贪污贿赂犯罪。在立案侦查案件中,群众举报24件,占22%;检察机关自行发现51件,占49%;纪检监察机关移送31件,占28%;犯罪嫌疑人自首和其他来源1件,占1%。突出查办大案和窝案串案,立案侦查贪污受贿10万元以上案件36件,占33%;立案侦查窝案串案41件,占38%。2012至2013年查处的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贪污贿赂犯罪人数比前两年度上升45%。

2、重点查办征地拆迁领域的职务犯罪。围绕宜昌现代化特大城市建设需要,深入关注新型城镇化进程和“征迁拆违”过程中侵害集体利益和农民权益的各类职务犯罪案件线索,立案侦查贪污贿赂和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案件24件31人,占案件总数的20%。进一步加大对相关贿赂犯罪和渎职侵权犯罪的查办力度,立案侦查受贿案件10件13人,占42%;行贿案件1件1人,占4%;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等渎职侵权犯罪9件11人,占38%。

3、持续开展查办涉农惠民领域贪污贿赂犯罪专项工作。紧紧围绕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惠农政策补贴、退耕还林、矿产资源开发等环节,依法查办从中虚报冒领、截留侵吞、索取和收受贿赂的国家工作人员和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贪污贿赂犯罪,共立案侦查贪污案件44件57人,挪用公款案件3件3人,受贿案件27件30人,行贿案件17件18人,案件总数比前两年度上升28%。

4、深入查办发生在群众身边、群众反映强烈的涉农职务犯罪。关注农民群众的利益诉求,立案侦查社会保障、医疗卫生、教育培训、扶贫救灾、环境保护等领域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5件20人;查办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矿产资源开发等领域的重大安全生产事故,立案侦查玩忽职守和滥用职权案件10件10人,受贿案件1件1人,行贿案件1件1人,促进了安全生产监管体系建设。

二、犯罪特点和原因规律分析

(一)犯罪基本特点

1、侵财类职务犯罪比重较大,作案手段较为简单。从立案侦查案件情况看,贪污案64人,职务侵占案5人,挪用公款案8人,占相关案件总数的57%。贪污的作案手段以虚报冒领、收入不上账和直接侵吞为主,共计62人,占贪污案件总数的96%,个别案件系涂改伪造报账单据等骗取方式,作案手段较为原始简单。

2、与农村土地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案件高发。从立案侦查案件情况看,涉及农村征地补偿案件28人,涉及通村公路建设案件29人,涉及农村土地整理项目案件23人,分别占相关案件总数的24%、25%、19%。这些案件不仅涉及城镇农村大量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而且绝大多数与农村集体土地的性质变更、开发利用密切相关。

3、案件大多集中于经济相对活跃、靠近城镇的区域。从案件的分布区域来看,案件主要集中于枝江、当阳、长阳、宜都、夷陵等靠近城区、县域经济较发达的区县;发案乡镇中,人均年收入20000元以上的相对富裕地区发案63人,人均年收入10000元至20000元的中等地区发案58人,人均年收入10000元以下相对贫困地区发案26人,经济相对活跃地区发案占相关案件总数的82%。

4、共同犯罪突出,窝案串案较多。主要表现形式是村党支部书记或村主任与财经委员等村干部相互勾结共同作案,甚至是村委会班子成员共同贪污受贿。从立案侦查案件情况看,系2人以上共同犯罪的案件共计27件56人,占案件总数18%;系3人以上窝案串案41件61人,占案件总数26%;枝江、猇亭、五峰、夷陵、长阳、点军等6个县市区均发生村“两委”班子集体因贪污受贿被查处的情况。

5、涉案金额高居不下,直接危害农民群众利益。2012年全市涉农职务犯罪涉案金额共计692.26万元,最大案件金额118万元;2013年涉案金额共计1027.85万元,最大案件金额316万元,案值巨大且呈逐年上升趋势。这些案件或是在组织征地搬迁中虚报征地补偿款,或是在负责国家支农惠农资金发放中私自克扣截留,或是在项目发包施工中借机牟利,以及在农村“三资”管理中侵吞挥霍集体财产,都直接危害到农村群众的经济利益。

(二)原因规律分析

1、少数村干部法治观念较为淡薄。受乡村传统社会文化的影响,一些村干部对违纪、违法和犯罪认识不清,特权思想严重,把村民集体赋予的权力当成自己谋取私利的手段。在与经销商、建筑承包商交往过程中,认为只要自己把本职工作做好了,吃点、喝点、拿点都是理所当然的,主观上没有划清犯罪的界线。

2、权力过分集中,监督机制较为乏力。一是对村干部的权力缺乏有效监督。村干部的权力过大,有的甚至集党、政、企大权于一身,真正成了当地的“土皇帝”。民主集中的破坏,给滋生犯罪提供了必要条件。二是对村内事务的运行机制缺乏有效监督。村大村小,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集体资产、资源和专项资金,在深化农村改革中,对这些资产、资源和资金的管理未加以规范,造成监管上存在不少漏洞。三是对村干部的任用管理缺乏有效监督。乡镇领导认为村干部难以选拔,能办事就不错,不能要求过高;有的认为基层工作难度大,村干部出点问题在所难免。重使用、轻管理的现象比较普遍,导致村干部素质下降,自律能力降低。四是惩处不严,难以警醒农村职务犯罪。对村干部的弄虚作假、虚报冒领等违法违纪问题,乡镇领导片面理解“教育从严,处理从宽”的原则,一味强调教育,放弃法纪的惩处作用,能捂则捂、能拖则拖,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予以袒护。

3、财务制度落实不够,管理存在漏洞。一是财务结算制度不落实。按规定一月应结一次账,有的却跨年度结账。二是财务手续不完善。如当阳市和平村报账会计黄某某,自2001年当会计以来,村干部要用钱,随时找他拿,且拿钱时拿钱人从不办任何财务手续。三是财务监督制度不落实。村干部普遍缺乏接受监督的意识,虽成立一些监督组织,没有很好落实监督者的权利也使其基本流于形式。四是专项资金管理不规范。对落实到村级的专项资金,没有做到专款、专账、专户、专管、专用,仍然实行“统收统付”管理模式。五是乡镇对村级资金监管不严。少数乡镇领导认为钱是村里的,村里要用钱管紧了不利发展,因此对村里报领费用审核把关不严,往往只需要村主任或者书记和财政所长签字就能领到钱。

4、农村基层组织人员工作量大,待遇普遍偏低。农村基层干部官小责任大,利轻担子重,特别是经济条件薄弱的乡村,干部待遇偏低,导致一部分农村基层干部有畏难情绪,感到前途渺茫,工作责任感退化。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2012年以来发生的10起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职务犯罪案件,涉案村干部大多因村务繁杂无暇顾及家庭生产,但月均津贴不到1000元低于在当地建筑工地的零工收入,因而产生比较严重的失衡心理,进而利用职务之便伺机作案。

三、犯罪趋势预测和惩防对策建议

(一)犯罪趋势预测

1、总体发案还将呈现上升趋势。在未来较长一个时期,由于农村经济基础仍然偏弱,农民改善自身经济状况的需求比追求公平正义的愿望更为迫切,加之农村基层干部参与经济活动日益频繁,纪律意识和法治意识的提高还有一个过程,涉农职务犯罪还将呈现上升趋势。

2、经济活跃地区案件将易发多发。职务犯罪的发展趋势与区域经济社会形态息息相关,相比偏远山区农村而言,靠近城区的县区由于思想开放程度较高,接受外来新生事物较快,经济交易活动频繁,发生职务犯罪的概率要高于其他地方。即使是偏远山区农村,当遇到国家大额强农惠农富农政策性资金投入和城镇搬迁、土地整理、新农村改造等项目介入时,也会出现一段涉农职务犯罪易发多发区间,近年我市五峰、兴山等县即出现过此类情况。

3、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职务犯罪仍将占相当比例。在目前条件下,完全依靠村民的自我组织能力和参政议事意识,很难完全实现农村基层组织的决策和监督职能,更难以从制度上根本杜绝村干部的自利行为。

4、内外勾结共同犯罪将是主要作案形式。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随着一系列政策落实、体制改革和农村发展,农村基层组织将更多地承接或协助上级资金、项目和政策的落实,涉及面更广,受到的监督制约更强,单独作案的空间被挤压,寻求与上级监管部门合伙作案以及拉拢社会对象规避法律要件的企图增强,发生上下勾结、内外勾结的窝案串案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大。

(二)惩防对策建议

1、着力加强农村反腐倡廉教育,筑牢农村基层组织人员拒腐防变思想道德防线。针对农村基层党员干部队伍的思想和素质状况,抓住群众普遍关心、干部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坚持廉政教育。充分利用反面典型案例,教育干部慎权、慎独、慎初、慎微,准确把握群众思想脉搏,不断打造廉政文化创建活动平台,运用农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开展特色廉政文化活动,发挥好廉政文化进农村的导向作用。

2、着力加强制度建设,充分发挥制度建设在惩治和预防腐败中的保证作用。紧扣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在实践中及时借鉴提炼总结反腐倡廉的好做法、好经验和有效措施,形成系统规范的管理制度,并使各项制度之间相互配套、相互补充和相互衔接,贯穿于党风廉政建设的各个环节。

3、着力推进“村务公开”,充分保障村民在基层政务中的决策权和监督权。县乡党政部门要认真督促村级组织把各级政府支农惠农政策、社会各界支持新农村建设的项目、新农村建设的各项资金及其使用情况、农村集体“三资”处置情况以及对村干部的民主评议、考核和审计结果等事项按规定予以公开,接受村民监督,杜绝暗箱操作和权钱交易,防止集体“三资”流失。

4、着力完善“村官”选拔任用机制,充实农村基层干部的人才基础。建议在农村建立起能上能下、适当激励的用人机制,对优秀的村主任、村党支部书记给予一定发展晋升的机会,鼓励村干部立志创业。还可以从高考落榜青年、农村年轻致富能手中建立农村后备干部人才储备库,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定期或不定期强化对新当选村干部的培训和辅导,提高农村干部队伍的整体素质。同时,应逐步提高村干部的各项经济待遇,探索试行退休养老制度,解决村干部扎根基层的后顾之忧。

5、着力加大惩治和预防力度,做到惩防结合、标本兼治。一是要充分发挥各乡镇纪检、监察等部门的协调配合作用,加大查处打击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以查办案件的实际行动震慑农村职务犯罪分子。二是要突出重点,查办社会影响恶劣、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党委、政府关注、影响农村和谐稳定的案件。三是检察机关要加强与乡镇纪委的联系,构建惩处和预防农村职务犯罪信息网络,共同为新农村建设营造法治环境、发展环境。办案中还特别要建立和完善农民利益协调、诉求表达、矛盾调处和权益保障机制,及时排查化解农村基层矛盾和纠纷,促进农村社会和谐稳定。

作者:

上一篇新闻:宜昌市院吴银桥副检察长赴枝江调研全市检察长会议贯彻落实情况
下一篇新闻:直诉案件嫌疑人不到案的成因及对基层公诉工作的影响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