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检察院

  “赌码”型非法经营犯罪案件实证分析

时间:2015-01-09 来源: 访问量:

   

   

  2010年至2012年间,枝江市院共起诉非法经营罪案1324人,法院全部作出有罪判决。此类犯罪不仅严重破坏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而且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增加了社会不稳定因素。笔者结合近三年的该院办案情况对此类案件进行分析,从打击和预防的角度谈一点个人看法。

  一、案件特点

  一是案件数量上升明显。2010年起诉11人,2011年起诉11人,2012年起诉1122人。突然上升的案件数量固然能够说明运动式的打击效果明显,但也反映出市场监管存在较大漏洞,前期打击力度不够。

  二是犯罪后果日趋严重。与案件数量上升相对应的是犯罪数额的上升,2010年为37万元,2011年为40万元,2012年个案犯罪数额最高达160余万元。被害人涉及面更广,由此造成的社会危害性更大。由于案件查处、追赃难度大,往往使得众多被害人的资金难以追回,极易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如201227,枝江市百里洲镇的农民陈和平、郑行云等人利用香港地下六合彩开设码庄进行非法经营活动,造成码民管某某因耗巨资连续买码未中而喝农药自杀,由此酿成群体上访事件,带来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三是犯罪类别相对集中。除2010年及2012年的2件非法经营烟草案件外,其余在2010年至2012年间所办理案件均为“赌码”类案件。

  四是作案向智能化发展。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大,非法经营犯罪从地上转为地下,从松散型向有组织的犯罪发展,人员结构更加紧密,组织内部纪律更加严格。如陈某等7人赌码案件,作案方式从一条龙产、供、销作案发展到地下网络式作案;如房某某等人赌码案件,采取网上QQ群、会员制等手段进行报码、打款、分赃。由于隐蔽性强,反侦查能力强,使得案件侦破难、取证难、追赃难。

  五是法院判决有轻刑化倾向。起诉的24人中,15人适用了缓刑,23人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仅有1人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一方面是高额回报、利益驱动;另一方面是查证困难、处罚较轻,因此造成以地下赌码为代表的非法经营类案件一时难以根绝。

  二、犯罪成因

  分析此类犯罪多发的成因,主要有以下四点:

  一是精神空虚、利益驱动。谋取非法利润是非法经营罪的主观目的,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涉案人员不惜铤而走险。特别是有的人尽管有多次被行政处罚的经历,但利益熏心依然拒不悔改,反映出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的思想在这些人心中已经根深蒂固。还有部分个体经营人员,经济条件并不错,但精神空虚,从开始买码时觉得好玩,后来发现获利比正常经营来得快、来得容易,从而自己当起码庄,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二是监管缺位、打击不力。面对日益猖獗的非法经营活动,有些职能监管部门认为证据难以掌握、非法经营数额难以确定,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处理多不了了之,在客观上给违法犯罪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即使在2012年开展打击赌码专项行动期间,顶风作案的也大有人在。由于此类案件查处难,各部门之间存在互相推诿的情况,加之缺乏必要的信息沟通,使得部分案件长时间未被发现而不能加以惩处。

  三是涉案人员法律意识淡漠、交叉感染严重。非法经营案件中涉案人员普遍存在对非法经营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产生的严重后果认识不足,认为自己一没偷,二没抢,怎么就违法犯罪了呢?有的觉得自己没事做,随便玩玩没什么大不了的。特别是看见别人通过非法经营在短时间内暴富,买车买房,花天酒地的生活,内心严重失衡,从钦慕不已转而积极效仿,从此在违法犯罪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四是群众缺乏辨别能力,为非法经营提供了市场。部分群众特别是普通居民、村民自身素质不高,辨别能力不强,精神空虚,追求刺激,不劳而获,从众心理等因素成为滋生非法经营违法犯罪活动的群众土壤。这也反映出当前社会基层组织工作力度欠缺,对群众宣传教育不够。

  三、办案中存在的问题

  非法经营犯罪案件除了发现难、取证难、追赃难外,还存在着处理难,主要体现在法律适用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直接影响到对案件的处理:

  一是对销售地下六合彩类的“赌码”案件在罪名上出现争议。司法实践中,各地法院对这种组织销售地下六合彩行为的定性有不同认识,有些法院定非法经营罪,有些法院定赌博罪,甚至还有少部分法院定开设赌场罪和诈骗罪。同样的行为,不同的罪名,有的可能刑期也不一样,直接影响到法律统一正确实施。

  二是“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的标准不明。从非法经营罪侵犯的客体来看,其主要是扰乱市场秩序。对于一些非法经营的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非法经营数额、违法所得数额的定罪处刑标准,有关司法解释已明确规定,如经营非法出版物构成非法经营罪的非法经营数额或者违法所得数额标准。但对于“赌码”类案件尚缺少明确的法律规定,虽说其他类案的标准可以作为处理“赌码”类案件的参考,但缺少法律上的依据,这也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三是罚金刑适用存在障碍。我国刑法规定,对非法经营犯罪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但司法实践中,有些案件非法所得数额无法查明,能够查明的数额往往是根据犯罪分子的口供得来的数额,而有的犯罪分子称不但没有获利,反而有亏损,这样就造成罚金缺乏依据,但刑法规定必须处罚金,于是法官只好反复斟酌个数额罚金了事,这样极不严肃。

  四、对策与建议

  为遏制非法经营犯罪,笔者建议:

  一是进一步出台相关司法解释,完善行政规范与刑法衔接的法律规范。明确刑法条文中“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的具体规定,统一明确各种类型非法经营案件定罪量刑标准;对非法经营罪的罚金刑适用进行司法解释,以提高非法经营类犯罪的违法成本。

  二是加大对重点类型案件的打击力度,起到惩罚一个,教育一片的作用。形成对犯罪者追刑到位,对违法者惩处到位,对跃跃欲试者形成威慑的立体防范体系。

  三是加强司法机关、行政执法部门之间的协作、配合,加大打击力度。加强行政执法部门之间的信息沟通,通过各行政执法部门之间有效的合作,建立联动机制;加强检察机关与行政执法机关的监督、配合,充分重视该类案件,及时提前介入,做好相关的立案监督工作;进一步完善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相衔接工作机制,对构成犯罪的应及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四是加强法制宣传,提高群众防范意识。以《刑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为重点,利用报纸、电视、网络等媒介,运用典型案例,使群众能够充分认识非法经营的本质及其危害,特别是针对近期猖獗的“赌码”违法犯罪活动,增强他们的法治观念和防范意识。

   

作者:

上一篇新闻:对基层院控申检察工作的思考 
下一篇新闻:从一起案例看斡旋受贿罪与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构成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