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检察院

从一起案例看斡旋受贿罪与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构成

时间:2015-01-08 来源: 访问量:

 

   

  一、基本案情

  赵某,某街道办事处主任,市人大代表。20078月,赵某参加该市人大常委会组织的人大代表培训班,并任培训一班班长。在此期间,赵某认识了培训二班的市农业局局长、市人大代表杨某。因二人是同乡,且爱好相投,遂成好友。一天,某建筑公司经理王某(赵某战友)到培训班看望赵某,得知赵某与杨某是培训班同学、好朋友,便称自己正要参加市农业局新办公大楼建设工程招标,请赵某帮忙使其能够承建该项工程,并送给赵某10万元。赵某遂找到杨某请其帮助,杨某答应帮忙,但尚未安排此事,因他人举报案发。

  二、分歧意见

  关于此案是否构成斡旋受贿罪有两种意见:

  第一种观点认为, 赵某的行为构成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斡旋受贿罪。赵某是某街办主任,市人大代表属国家工作人员,他利用了本人职务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即利用了自己是街办主任,市人大代表的这种地位结识并影响到了市农业局局长、市人大代表杨某,并且使杨某承诺帮忙王某承接工程,同时赵某也收受了请托人的财物10万元,获取了不正当的报酬,所以找赵某的行为构成受贿罪。

  第二种观点认为,赵某的行为构成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认为赵某属于其他与杨某关系密切的人,通过杨某职务上的行为,为王某谋取不正当的利益,并且收受了王某10万元的财物,数额巨大,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第三种观点认为,赵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因为不管是斡旋受贿罪还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构成都需要行为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该案中杨某请托的事项是不是不正当的利益难以分辨,因此赵某的行为不构成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规定的受贿罪。

  三、评析意见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赵某是否构成斡旋受贿罪关键是看二点:一是赵某请托杨某帮王某承接工程是利用自己的职务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呢还是利用的是他们二人是老乡、是好友的关系?二是看赵某是否是在为王某谋取不正当的利益?赵某是否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关键也是看二点:一是看赵某是否是与杨某关系密切的人?二是看赵某是否在为王某谋取不正当利益?

  (一)斡旋受贿罪及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定义及构成条件

  一是斡旋受贿的定义及成立条件。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第一款规定,斡旋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的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要构成该罪,首先行为人要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即要立于国家工作人员的立场实行斡旋行为。具体而言,行为人与被其利用的国家工作人员之间在职务上虽然没有隶属、制约关系,但行为人利用了本人职权或者地位产生的影响或一定的工作联系。其次,接受他人请托,使其他国家工作人员实施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的利益。与普通受贿罪相比,普通受贿罪仅要求为请托人谋取利益,而斡旋受贿要求的是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最后,向请托人索取财物或者收受了请托人的财物。

  二是利用影响力受贿的定义及成立条件。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或者利用该国家工作人员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的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要成立该罪,首先行为人要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其次要为请托人谋取了不正当利益。再次要利用该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或者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最后,要向请托人索取财物或者收受了请托人的财物。

  (二)赵某没有利用本人职务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实行斡旋行为

  本案中赵某、杨某同为人大代表,同在培训班上课使二人认识,可以说是人大代表的身份促使二人相识。但是仅此并不能使身为农业局局长的杨某答应帮助赵某,因为我们认识某人并不代表某人就会帮助我们,杨某之所以愿意帮助赵某,是因为在杨某看来二人是爱好相投的好友、是老乡,这是一种纯友谊的关系,这种关系不会因为赵某或者杨某职务、地位的变化而变化。老乡永远都是老乡,爱好相投永远都相投,因此它是一种与行为人的职务或地位没有联系的关系。赵某在这里是立足于与杨某的友谊来实行的斡旋行为而不是立足于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地位来实行的斡旋行为。

  20031113《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中对“利用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认定进行了规定,规定中列举了几种具体情形并用了等字,但是不能将利用友情来斡旋的行为纳入其中。

  三)赵某属于利用影响力受贿中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

  《刑法修正案(七)》将关系密切的人的范围规定为“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后面的“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属于刑法的模糊性术语,在司法实践中会出现一个问题,以什么样的标准去确定行为人是否属于“关系密切的人”。

  两高曾于2007年发布《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中提出了“特定关系人”的概念,并将“特定关系人”规定为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妇(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修正案弃用“特定关系人”而选用“关系密切的人”,实际上是将犯罪主体做了进一步扩大。

  从司法实务的角度,判断某人是否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笔者认为应采取201049刊登在《检察日报》上的《利用影响力受贿,仍有三点需明确》的中提到的观点,即采用事后判断的方式。如果行为人可以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则可推定行为人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该案中,赵某能利用到杨某的职权为王某谋利,可以说赵某是王某关系密切的人。仅从主体上说,赵某可能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四)赵某没有为请托人王某谋取不正当利益

  请托人王某请求赵某帮忙承接工程是不是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从案例中无法判断出。如果王某的公司有实力承接到这项工程,他只是为了寻求一个平等的机会怕被其他送礼的人抢先,才不得不送礼,那么他的主观上就不是想谋取不正当利益。如果王某的公司本来就没有实力,他只想通过送礼接到该工程再转包,那么他主观上就是想谋取不正当利益。这是两种可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要做有利于嫌疑人的推断,这是我国刑事诉讼法中无罪推定原则的基本要求。因此在这里笔者认为赵某没有为请托人王某谋取不正当利益。

  综上,笔者认为赵某不构成犯罪,请托人王某给赵某的10万元,可以看做是请其居间斡旋的报酬,由于王某没有承接到该工程,赵某应退还王某的10万元。

   

   

   

   

   

   

   

   

   

作者:

上一篇新闻:  “赌码”型非法经营犯罪案件实证分析
下一篇新闻:  从管理学视角浅析检察机关的案件管理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