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检察院

如何区分聚众斗殴与多人实施的故意伤害

时间:2015-01-06 来源: 访问量:

     

  一、基本案情

  20128月底,易虎介绍咸宁老乡胡玉新到枝江市雅畈开酿酒作坊。同在雅畈开酒坊的吴东才、胡雪平夫妇听说后认为如胡玉新的酒坊开业会影响其生意,吴东才夫妇几次电话警告易虎:不能介绍胡玉新到雅畈开酿酒作坊,但易虎未加理睬。吴东才夫妇遂在电话里多次警告要喊人“教训”易虎。后吴东才夫妇打电话邀请其侄女婿杨忠华、严滔,要求杨忠华、严滔喊人“教训”易虎。严滔后邀约胡从甫、戴新,杨忠华邀约金小波、卞平洲。2012831下午,吴东才、胡雪平的哥哥胡茂德、杨忠华、严滔及杨忠华、严滔的邀约人员一起分乘两辆车去“教训”易虎。一行八人到达易虎住处后,发现易虎不在家。此时,易虎、胡玉新、胡火球三人在街上准备做新酒坊开业的广告牌,易虎接其老婆电话后,和胡玉新、胡火球赶回住处。严滔在问明谁是易虎后,遂动手打易虎一巴掌,易虎还手,结果双方互相殴打,严滔方手持易虎门前的木棒,易虎方见对方“人多势众”,胡玉新、胡火球两人迅速从厨房各拿来一把刀,在双方斗殴过程中,吴东才的头部被易虎砍伤,胡茂德的头部被胡火球打伤。经法医鉴定:吴东才的身体损伤程度为轻伤,胡茂德的身体损伤程度为重伤。

  二、分歧意见

  上述案件在处理的过程中,存在以下三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吴东才一方持“斗殴”的故意,邀约多人,易虎方邀约三人以上,双方大打出手,发生了事实上的群殴,双方均涉嫌聚众斗殴罪。

  第二种观点认为:吴东才一方为阻止易虎方的酒坊开业,达到“教训”对方的目的,行凶上门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属于藐视社会秩序,涉嫌寻衅滋事罪;易虎方无斗殴的主观故意,也无聚众的行为,易虎方也属于持刀随意殴打他人,亦涉嫌寻衅滋事罪。

  第三种观点认为:吴东才一方为阻止易虎方的酒坊开业,持“斗殴”的故意,邀约多人参与斗殴,吴东才一方涉嫌聚众斗殴罪;易虎方无斗殴的主观故意,也无聚众的行为,易虎方涉嫌故意伤害罪。

  三、评析意见

  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吴东才一方单方构成聚众斗殴罪,易虎一方属于多人实施的故意伤害,涉嫌故意伤害罪,理由如下:

  1、是否有“斗殴”的故意。吴东才一方的目的是压制他人,逞强好胜,称霸一方,从而树立本方的威信,达到本地只有我吴东才一个酿酒作坊,后为达到“教训”对方的目的,多次电话挑衅,其主观上具有“斗殴”的故意。而易虎方在对方电话挑衅时,即未“应战”,也未理会,在对方八人行凶上门后,其妻子才电话告知易虎,易虎方三人才匆忙赶回家,在对方先殴打了易虎后,易虎方才被迫还手,双方虽然发生了事实上的群殴,但易虎方明显无称霸一方,从而树立本方的威信的目的,也无“斗殴”的主观故意。

  2、是否有“聚众”的行为。吴东才方单方邀约了八人,且一行八人开二辆车前往易虎住处,吴东才方既有斗殴的目的,又体现出很强的聚众性。而易虎方在接到易虎妻子电话时,一行三人在街上做新酒坊开业的广告牌,此方三人本来就在一起,无为斗殴而聚众的行为。因此第一种观点认为易虎方涉嫌聚众斗殴罪是明显不成立的。

  3、易虎方涉嫌故意伤害罪。易虎方在对方“行凶”上门且先动手打人后,见对方人多势众,此方的胡玉新、胡火球迅速进屋拿刀,有一定的防卫性质,此时,三人形成的是多人一起实施的故意伤害行为,其中二人持刀,一人直接造成对方人员重伤,易虎方应涉嫌故意伤害罪。

  4、双方均不涉嫌寻衅滋事罪。从侵害的法益上看,寻衅滋事罪侵犯的客体主要是社会管理秩序,即公众对公共场域安全情感的期待,以及国家对社会管理秩序的禁止性规范。管理秩序是否运转有序体现于其载体就是公共场域是否安宁、安全和和谐。而故意伤害罪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身体健康,其针对的是特定的目标,一般来说不涉及公共场域的管理秩序。行为人基于特定原因殴打他人构成故意伤害罪,是因为没有侵犯刑法所保护的公共管理秩序法益。直言之,行为人在公共场域随意殴打他人是对公众场域安全的蔑视,使公众降低了对公共场域安全的信任度,不利于良好社会管理秩序的维护。本案吴东才一方是“行凶上门”,案发地点在易虎的家门前,不是在公共场所。从主观故意上看,吴东才一方的目的是为了阻止易虎方的酒坊开业,而纠集多人上门殴打他人,主观故意上并非无事生非、没事找事的寻衅滋事。

   

作者:

上一篇新闻:  从管理学视角浅析检察机关的案件管理
下一篇新闻:非法证据排除的现实困境及公诉环节应对策略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